正在载入中……
当前位置:九叶网>

正文阅读

分享到QQ空间

婆婆“闹洞房”闹出第三者

作者:笨笨熊   发表于:2013-10-24   查看:   评论:   
  前年,我有了身孕,徐平整日沉浸在即将做父亲的喜悦中,婆婆更是兴奋,逢人便说,我马上要做奶奶了。然而,这种幸福很快被另一种阴影笼罩了,我和老公被婆婆“房事管制”了……

  丈夫徐平是独生子,父亲在他13岁那年便撒手西去。母亲为了将儿子养育成人,没有再嫁,对儿子关怀备至。

  徐平成人后,家中买米、买煤、灌气等粗活重活累活都不让他干,怕累坏了他。婚后,婆婆退休了,专职在家做家务,将我和徐平的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条,我俩感到莫大的幸福。

  前年,我有了身孕,徐平整日沉浸在即将做父亲的喜悦中,婆婆更是兴奋,逢人便说,我马上要做奶奶了。然而,这种幸福很快被另一种阴影笼罩了。

  10月的一天,婆婆将家中另一间放杂物的小房间腾出来,支起一套床铺。

  那天晚上,吃过晚饭,我和徐平在房间里相依相偎地看电视,忙完家务的婆婆出乎意料地走进来。

  她坐在床上,迟疑了一会儿,终于开口了:“饶芳,你们年轻人很多事不清楚,比如说过去皇帝都是好几个老婆,房事过得频繁,寿命都不长,没有多大岁数都死了。徐平是我的独生子,也是我的命根子,他爸38岁那年就死了,后来我才明白,他死得这么早的原因,是我们爱得太深了,我不愿他爸的悲剧在徐平身上重演。为了徐平,我决定让你们生活得有规律,每周星期四同房,其他时间隔房分居,徐平就睡在那新支起的床上……”

  我惊呆了,无论徐平怎样反驳来说服母亲,婆婆就是固执己见。最后,她泪眼汪汪地说:“平儿,妈就你一个儿子,守寡将你养大,你要是活不长,妈怎么办?”看到婆婆那伤心的眼泪,徐平再也不敢多辩,只得答应下来。

  从此,我们的性爱生活在婆婆的干涉下“有规律”地进行。

  临产前夕,白天在单位上班,时光过得比较快,但回到家中,我就产生莫名的恐惧感。我一人睡在床上,孤寂难耐,多么希望丈夫在我身边陪着我说些开心话,用手摸摸我的肚皮。

  有好几个晚上,我暗暗地起床,走到徐平的房门口。当我欲举手敲门时,似乎觉得有一双无形的眼睛在我背后监视着我,为了避免婆婆的唠叨,我折身回到自己的床上。

  今年初单位派徐平到省城出差,大约需一个星期,那几天,正值我休假,我决定随徐平到省城去玩几天。我没有和婆婆商量,就随徐平到了省城。当晚才给家中打电话。

  徐平安慰我:“看在她给我们辛辛苦苦带孩子的份上,我们忍了吧。”我别无他法,只有听从他的劝慰。

  年中,一直身体很好的婆婆突患急性阑尾炎住进了医院。白天我和徐平轮流守候在她的床前照料她,夜晚我与她相伴,困意袭来时,我就伏在她的病床边临时休息一下,白天照常上班。

  手术后的第4天,婆婆能下床活动了。我想今晚可以在家里睡个好觉。大约凌晨1点钟,我对婆婆说:“妈,今晚我想回家睡觉。”婆婆一听我要回家,便焦急地说:“再帮忙照顾几天,等拆了线,我们一起回家。”见我不搭腔,她更直言不讳地说:“我不在家,没有管你和徐平的人。”我沉默了。就这样,我强拖着困意绵绵的身子,一直陪到婆婆出院的那一天才一同回家。

  婆婆出院回家没多久的一天,徐平陪客人喝了一些酒回到家里后,悄悄地溜到我的床上。那晚,我们彼此相依相拥,倾诉着心里话,直到进入甜蜜的梦乡。

  第二天早晨,婆婆见徐平从我的房间出来,大为惊讶.......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九叶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第二届风之翼森林自然学校讲师研修班报名
微信扫一扫